鹿鼎|鹿鼎代理|鹿鼎注册-官方登录首页

【鹿鼎注册平台】尚辉:为素朴传真

夕阳欢歌(国画) 410×300厘米 2019年 李传真

素朴是美学上的至高境界。

在后现代精致而华丽的物质化生活时代,能够真正达到内在精神修行的素朴境界,真是越来越不容易了。对于当代工笔画创作而言,也莫不如此。近些年工笔画的繁盛与火爆,与其说是画者对精工语言的追求,毋宁说是这个时尚富丽的物质化时代对艺术审美的一种塑造。李传真的工笔人物画既是这个工笔画繁盛时代的产物,这体现在她对精工精神的深度把握及一丝不苟的严谨创作态度,也和那种过度技术化的、以富丽取悦市场的工笔画大异其趣,这就是她对艺术素朴审美的追求所达到的气象高古浑朴、格调纯净天然的境界。作为一位天赋才情极高的女画家,她的作品所呈现的素朴却又是恢弘大气,摆脱了婉约妩媚、秾艳香软的别派格局的。

阳光和煦 风儿清凉——罗玉鑫的花鸟世界

版画,版画网,中国版画网,版画家,版画家网,中国版画家网,版画作品,版画欣赏,版画商城【鹿鼎代理怎么注册】【鹿鼎平台官网】

基于改革开放以来农民工作为城市新生的劳资阶层为整个中国城市化进程作出的重大贡献,表现农民工的生存状态已成为当代文艺创作十分关注的题材。但在如此众多的表现农民工形象的中国画作品中,也只有李传真塑造的农民工形象最为真切,也最为朴素。她的《民工图》《在路上》《工棚》《守望系列》和《工棚·家》等画作,不仅以朴实的笔触深入刻画了那些卑微粗朴的农民工形象,而且这些形象的刻画也总是被置于他们在城市棚户区的简陋生存状态之中,但这种刻画又不停留在外表及生存的粗简窘困之上,而试图发掘这些来到城市的农民依靠他们的劳动寻求富裕所呈现出的积极明朗的精神心理,其艺术语言的朴素和审美对象的朴实达到了完美的统一。显然,李传真笔下的农民工既不是穿着农民工服饰的城市人,也不是缺乏个性的某类人群的符号,而是血肉丰满、富有着农民工各自个性魅力的形象塑造。

早年间在农村生活的童年经历为李传真画出怎样的农民形象贮存了丰厚的生活根底与情感基质,这促使她的画作能够去掉那些外在的夸饰而直追农民形象那些最本真的东西。这种东西就是即使在最简陋困蹇的生存环境都依然会燃烧出的乐观积极的精神,也正是这些极其朴素的东西真正感染了我们。这种素朴的东西还传递到她近来以曾生活过的三湖农场的农民为原型创作的一系列表现当代农村生活的作品里,她画出了留守乡村的老人与孩童,画出了婆媳、妯娌间的亲情,画出了夕阳晚照的老人安闲自得的生活状态。她的画面很少表现叙事情节,而只是通过群体或单体人物形象本身来塑造人物的真实生活状态。因此,她的素朴也来自对那些人物个性化的脸庞、手势与姿态,甚至于独特的眼神与表情的细微刻画,并以此来达到塑造形象、揭示心理的目的。相对于那些概念化的农民工形象或通过某个劳作场景来表明农民工身份与行为的画面,她的这些作品不知要深刻多少倍、素朴了多少倍!

素朴的形象是和完善的朴素语言相统一的。与“黄家富贵”的工笔画血脉不同的是,李传真这些表现农民形象的工笔人物画并不以传统的勾染为单一的技法语言,而是在写实形象的塑造中以墨色多层积染的痕渍为“线”,以墨彩多层积染来堆绘形象的体积、块面和质感。她的那些“农民工”大多是以水墨为基调而稍施浅绛,甚至像《工棚·家》竟然完全以纯正的工笔水墨一画到底,这充分显现了她对工笔画语言的现代变革和对语言单纯化的追求。曾学习油画并在解剖、透视教学中积累了丰富教学与创作经验的李传真,对西方写实绘画塑造有着惊人的感悟力与表现力,这促使她的人物形象刻画总是力求突破单一勾线再分染罩色的既定程式,形象的空间与体积吸引着她通过一层层的积墨积彩来实现形象的空间过渡与转换。因而,她画面里的那些所谓的线早已不是传统工笔画的勾线(尽管也存在少许勾线),而是靠层层色墨在积染中挤压出的自然渍痕,其优点是这些渍痕之“线”与墨彩的水乳交融。这不仅使她画面表现背阴的部位呈现出少有的透亮与鲜活,而且,这些“线”与“面”与“空间”的统一,也实现了传统工笔画从装饰意趣向形象塑造深度的转化。其实,李传真对工笔画最重要的贡献,也便在于她把现实形象塑造的真切感与工笔画语言的装饰性创造性地结合在一起,并赋予她笔下的这些人物形象以个性、表情、神态的典型化塑造来完善工笔人物画的现代写实形态。

 (作者系中国美协美术理论委员会主任)

【鹿鼎娱乐网址注册】【鹿鼎交易平台】

艺术史里的东方园林

版画,版画网,中国版画网,版画家,版画家网,中国版画家网,版画作品,版画欣赏,版画商城

点赞